彩铃“新 疆造”流行正当时

至尊电玩 http://www.fspvcpp.c 评论

天山网讯(记者孙德林报道)当彩铃已经成为年轻人的时尚生活方式之一时,当个性化的彩铃在网络大行其道时,贴上了“新疆制造”标签的彩铃也悦耳动听地响起在手机接通的那一刻。3月2日,记者在给朋友打电话时,就听到了这么一段:“机主现在不说话嘛,因为

    天山网讯(记者孙德林报道)当彩铃已经成为年轻人的时尚生活方式之一时,当个性化的彩铃在网络大行其道时,贴上了“新疆制造”标签的彩铃也悦耳动听地响起在手机接通的那一刻。3月2日,记者在给朋友打电话时,就听到了这么一段:“机主现在不说话嘛,因为在吃哈密瓜,机主一下子吃掉了三个,所以你就慢慢等着吧,哎,朋友,教你一段新疆绕口令,你要说得像的嘛,机主就来接电话啦,准备好了吗……”地道纯熟的新疆土话,让记者在电话这端听得忍不住笑了起来。记者的朋友说,这段彩铃是他在互联网上下载的,类似这样富有新疆地方特色的彩铃网上还不少。

    快歌本土彩铃特色鲜明

    记者登录互联网,看到新疆一家电信公司去年就正式推出了新疆本土彩铃业务,还有多家本地网站也提供本土彩铃业务。从内容上看,新疆本土彩铃以反映本土文化和本土音乐为主,像新疆杂话、高建新的相声作品以及巴哈尔古丽、夏米力、百川等本土歌手的演唱作品都被制作成多种彩铃。而且,除了汉语外,还有维吾尔语、哈萨克语、蒙古语等多种少数民族音乐彩铃。

    首府一家SP信息服务部经理吐尔逊告诉记者,彩铃这种形式虽然很受手机用户的欢迎,但是专门提供给少数民族的却很少,他们是国内较早开发这方面产品的,2004年12月,他们就将少数民族特色铃音及彩铃推上了信息平台。

    在吐尔逊看来,个性化搞笑彩铃的制作是最有趣的。他们公司曾经以《西游记》人物为题材创作了100条彩铃,全部都是维吾尔语版本的。参与这些彩铃制作的人员,是当年为维吾尔语版电视剧《西游记》配音的工作人员,很有专业水准,而且他们的声音在很多维吾尔族观众中耳熟能详,所以这些彩铃一经推出,就迅速在维吾尔族彩铃消费者中流行起来。

    新疆某高校大三学生阿依古丽给记者表演了一段维吾尔语版《西游记》彩铃:“八戒对孙悟空说,师兄,你还有脸打电话,昨天那些聚会上的姑娘,你不带走我也不会吃掉,你等着,我发了工资也让你瞧瞧……”阿依古丽说,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彩铃时,感觉特别亲切,特别开心。

    阿依古丽的同学艾尔肯说:“我更喜欢下载一些音乐彩铃,像去年排在维吾尔歌曲流行畅销榜上的‘情人’‘启明星’都是我喜欢的。”

    慢板彩铃创作仍处艰难

    和内地的彩铃创作相比,新疆的彩铃创作者尚处于起步阶段。让记者颇感意外的是,这种年轻人的时尚生活,也有老年人的追随。63岁的回族老人余振海,是记者目前所了解的年龄最大的新疆彩铃写手。电话里他告诉记者:“我把自己写的音乐制作成彩铃完全是出于对音乐的爱好,至于通过制作彩铃得到的收入,我还会继续投入到音乐上。”

    余振海所说的收入,又能有多少呢。“我现在还没有专业制作彩铃的设备,所以要制作一条彩铃可能就比别人更麻烦一点,首先要找人做伴奏带(花费600~700元),然后请歌手唱我写的歌,进录音棚录音(1小时需要200元),最后申请版权(1首55元)。”

    他在电话里给记者算了笔账,1条彩铃下载1次收入为1元,通讯运营商收取0.15元,他和SP信息提供商分余下的部分,他自己可以得到0.45元,但还要从这0.45元中提成10%给歌手。

    看来,如果没有超强的点击下载,靠创作彩铃来维持生计尚是一件困难的事。

    新疆人民广播电台929城市广播主持人百川也是一位敢于尝试新鲜事物的人,他把自己创作发行的24首单曲全部都制作成了彩铃。他说:“新疆本土彩铃可以用‘惨淡’来形容,无法想象靠专门创作和制作彩铃来生活。”

    百川认为:“新疆并不缺少这样的人才,也不是没有优秀的作品,而是缺少推广本土彩铃的宣传平台。举例来说,我那首《两只小山羊》制作成彩铃放在首页时,不到5天,平均每天下载量达到900次,一周后,将它放在后边的网页上下载量就少得多了。而新疆本土网站首页上放本土的彩铃不多,时间也很短。这对于新疆原创彩铃业的发展来说存在很大的障碍。”

    除了宣传平台的制约,价格也是影响新疆本土彩铃业的一个瓶颈。百川透露,新疆本土彩铃一条的月收入平均在100元左右,更多的彩铃写手宁愿被内地SP服务商“打包”收购自己的产品,比如一次性付出200条彩铃,版权全部卖给他们,内地SP服务商一次付给彩铃写手一万元钱。虽然和内地彩铃写手相比收入少了点,但内地SP服务商有完善的宣传和炒作机构,这些歌曲容易被流传开来。

    进行曲

    彩铃前景令人期待

    一项由天极网、计世网、计算机世界、中国经营报等多家媒体联合调查的结果表明:彩铃使用者集中在18岁至30岁人群;超过八成的彩铃使用者是30岁以下人群;23岁~25岁和26岁~30岁人群占彩铃使用者的60%以上,是最大的彩铃使用人群。

    “我走我的路,朝太阳升起的方向,心已不再迷茫,上天已赐我力量……”3月3日,记者在友好路一家音乐工作室见到了创作这段音乐彩铃的李杰,他们音乐创作室的主要工作是创作本土音乐,目前,制作彩铃只占工作内容的一小部分:“制作彩铃不是难事,我们制作成一条彩铃一般只需要20分钟,因为设备都是齐全的。”

    但,对于彩铃越来越庞大的消费人群,年仅24岁的李杰也有着清醒的认识。他说:“如果有了彩铃这样的渠道,不就可以把我们工作室的原创音乐传上网了吗?如果有人下载成铃音,一传十、十传百,在我们的音乐专辑完成制作之前,那些音乐就已经让大家熟悉了,这对于专辑的整体发行应该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。”在他们准备推出的首张专辑中,12首歌曲有8首被制作成8条彩铃,而且反响不错。

    最后,李杰跟记者讨论起彩铃业的未来,他说,刀郎当年的专辑火遍中国不过也就卖了500多万元,而宋柯买下的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这一首歌的彩铃收益就超过了600万元。与移动运营商和网站分成后,大把的银子流入了宋柯领导的太合麦田公司的腰包。

    或许不久的将来,像李杰一样的年轻音乐创作人就会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彩铃创作上。  
百川将自己创作的多首歌曲制作成了彩铃  

彩铃“新 疆造”流行正当时

公海船票_699彩票:彩铃“新 疆造”流行正当时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